1995年后出生的数字原生世代逐渐成为主要消费者

1995年后出生的数字原生世代逐渐成为主要消费者

而且可以想见,当,这也将成为金融业的新常态。
对于像梅骅这样横跨电商与金融的π型人才,可说是数字金融萌芽阶段最需要的人才。他在永丰银行担任电子金融处处长期间,推出第三方支付「丰掌柜」,虽然是标准的金融服务,却是要藉由科技工具,解决电商平台、店家与消费者的使用体验痛点。
这种解决跨领域问题的能力,正是纯网银要推动台湾金融产业板块位移的必要条件。例如将来银行背后股东,除了金融业外还有中华电信、全联,不只是位居电信与零售两大龙头,更有大量用户数据,成为将来银行开发产品提供养分,更深入民生体验。
至于将来银行会带给民众什么亮点服务?梅骅2019年在记者会上透露,一部分是主动提供周转金,初期锁定股东中华电信、全联的股东与员工。
举例来说,可以透过全联员工打卡系统了解其工作状况,显示目前符合的周转金额度,当员工有需求即可提出申请。第二种则是智慧生活小助手,搭配理财行事历,主动提醒周期性缴费等等。
也就是说,未来将来银行的服务设计,不再只是从技术或是设计出发,更会是从数据出发。而这也是为何将来银行近期不断招募像梅骅这样,兼具科技与金融经验的跨领域人才。
第一变:申请限制松绑 租屋与户籍地不需同一县市
租金补贴原申请规则,要求申请者必须在居住所在县市设户籍后才能申请,导致若房东不愿接受入籍,外地青年与租屋家庭难以申请。
因此,2020年起申请新规定,放宽设籍限制。只要有「租屋事实」,即使租屋族的户籍在台南、上班地点在台北、租屋在新北,依然可以向新北市政府提出申请。
第二变:扩大补贴对象
2020租金补贴,不仅申请名额从每年6万户,扩大至12万户;申请所得限制也放宽,将所得上限从最低生活费1.5倍,提升至2.5倍(如图)。
有一阵子我很常造访日本东京,发现东京有很多规模不大的店家,卖的是拉面、中华料理、传统和食、烧烤等等,一整家店大概也只坐得下五六位客人,这样的店家绝大部分都是老板的家庭成员自己打理、走物美价廉的路线、赚到的钱足够养活老板一家子人(记得很多年前有一部很红的电视剧叫作【抢救贫穷大作战】,专门帮助那些活不下来的小店) ,但想赚大钱大概也不容易。
在我小的时候,印象中台湾也差不多就是这样开家小店就不错的社会。随着经济起飞、高等教育的推广,曾几何时,念普通高中、普通大学、在公司里当个上班族(尤其如果可以找到一飞冲天的产业或公司)变成显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