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心碎城市:贝鲁特大爆炸后的悲剧伤痕

黎巴嫩心碎城市:贝鲁特大爆炸后的悲剧伤痕

黎巴嫩心碎城市:贝鲁特大爆炸后的悲剧伤痕

「一觉醒来,贝鲁特已是疮痍之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4日傍晚在市中心港口工业区发生极为夸张离谱的大爆炸。港口仓库内的2,750公吨硝酸铵化学物质,因不明原因起火燃烧,引爆成多波的剧烈爆炸。空中迸裂出的巨大蕈状云与艳橘色烟雾,犹如电影特效一般的真实灾难,就连200公里外的地中海国家都能感受到震撼。截至5日下午,贝鲁特爆炸案已知造成100死、4,000人受伤,当局仍在瓦砾堆中试图搜救生死徘徊的受难者,黎巴嫩也已宣布进入为期3天的举国哀悼。但灾难过后,爆炸谜团如何解开并究责?疮痍的国家城市又要如何重建?

「我们见证的是一场巨大灾厄。」黎巴嫩红十字会如此表示。贝鲁特大爆炸发生于当地时间4日傍晚6点8分。位于市中心港口工业区的一处仓库,突如其来地起火燃烧,并引爆了2,750公吨的硝酸铵化学物质,导致这场极为夸张的大爆炸悲剧。

根据当局5日下午最新更新,贝鲁特大爆炸已知至少造成100死、超过4,000人受伤。但由于瓦砾堆中,恐仍埋着许多受难者,因此最终死伤人数也悲观地预计,仍会再往上攀。直到现在,港口一带上方依然可见冒着烟,贝鲁特市区则是一片疮痍,车辆翻覆、满地碎砾。

「周二傍晚,当时我正要点开朋友传来的影片——『港口那儿好像起火了。』她说。接着整栋建筑就像受到惊吓一样剧烈晃动,这是我经历过最深刻的爆炸。」一名驻贝鲁特的新闻记者,向《纽约时报》回忆大爆炸发生当下的惊魂记忆。

碎玻璃满天飞,我脑袋一片空白,只能死命地让自己动身赶快逃命,躲到桌子底下。当世界终于停止崩裂,我却发现我看不太清楚,脸上都是血…后来上一辈的贝鲁特人告诉我,他们这些经历过黎巴嫩15年内战的人,在听见第一声爆炸时,就本能反应地跑到了走廊上去,因为他们知道屋里的玻璃肯定会碎裂喷射。
尽管在当地人的友善帮助下,这位记者最后得以在为数不多的运作医院里,接受治疗。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与爆炸冲击,以及一时间猛爆性涌入大量伤患,贝鲁特许多医院都已不堪负荷。

距离爆炸事发地点不到2公里的贝鲁特圣乔治医院(St George’s hospital),本身就已因爆炸而有相当程度的建筑毁损。被送往圣乔治的伤患,许多也只能在克难环境下,勉力治疗。

一名圣乔治医院的医生向《卫报》表示,医院跟急诊室都被无法运作,他们只好「直接就地在街上进行治疗。」而在街头巷尾,还有大小医院机构中,也有不少贝鲁特市民,心碎又焦急地寻找亲人挚爱的生死下落。

根据黎巴嫩当局初步说法,港口仓库的大爆炸是因为当地储放了2,750公吨的硝酸铵。这类化学物质,本是常见的工业炸药原料,其本身虽然不是爆炸物质,但若与其他爆炸物混和,则极易形成各式爆裂混和物。

令外界困惑与惊骇的是,这批巨量硝酸铵,是官方于2014年没收后,就一直存放于贝鲁特港口仓库,一直到4日发生爆炸事件。然而当时为何没收?谁负责维护管理这批硝酸铵?囤放近6年,又为何迟迟没有妥善处置、或安全销毁?种种疑问,黎巴嫩政府目前仅表示仍在调查中,未说明细节。这也让官方声称的「公安意外」,引发外界「人为灾祸」的强烈质疑。

在贝鲁特大爆炸后,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已建议进入为期2周的国家紧急状态,同时已经宣布3天的举国哀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