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抗争最麻烦的是绝食

非暴力抗争最麻烦的是绝食

上周的私房新闻谈到为了抗议劳基法再修法,五位时代力量立委到总统府前抗议,为了借厕所与警方发生口角,令不少过去从事街头运动者的侧目。台湾群众运动法迄今,从血气之勇到后来边学边改,警方的执法也与时俱进,反体制与人权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些微的变化。早年还会出动宪兵,但这会给外界军管的印象,后来宪兵就很少出现在群众运动现场。

在台湾,反体制的群众运动,从走上街头开始,警方越是镇压,群众就越激情,民众与警察大打出手有宣泄情绪之用,以暴制暴的结果,群众运动也发展出另一条路线就是非武力(暴力)抗争,甚至是以绝食或禁食的自我伤害方式,作为抗争的手段。

绝食是群众运动最极端的手段,是从国外引进的运动方式,有一套非常严谨的定义,绝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除非是在非自我意志下,例如当年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曾在狱中绝食,后因危及生命被强制送医灌食,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深怕施明德有个三长两短,禁食是在有条件下可以停止,但近几年被滥用,逐渐丧失严肃的意义,例如时代力量立委上个月凯道静坐,说要绝食,最后却被传出有订​​便当。

无论是绝食或禁食,参与者仅能喝水,其余全部禁止,包括抽烟、喝运动饮料等,都不被允许,因此对于有些有烟瘾的人而言,苦不堪言,但也因此被视为强度最强的抗议方式,是一种意志的对抗,熟悉运动的人是不会轻易采取。

对警方而言,绝食是最麻烦的运动手段,相较之下,肢体冲突反而相对单纯;不过,随着台湾民主化,警方执法也不再像过去,群众突破封锁线,警方见人就打,群众落单被警方围住后,少有人能逃过一阵踹踢。

一般来说,警方打人的场面,近年已不常见,执法标准越重视人权;只不过,群众运动本质若是反体制,人权维护多半会让执法的警方无所适从,也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是台湾民主化的演进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