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时中已读不回学界苦口婆心有用吗?

陈时中已读不回学界苦口婆心有用吗?

昨天黄昏,轻台哈格比的风裙还没扫到东北部的基隆、宜兰,没有雨,风很凉,晚霞彤云漂亮,于是闷久的民众纷纷出门遛遛,看海、吹风,最多的是到夜市打牙祭,宜兰罗东夜市、基隆庙口万头钻动,一摊、一摊的吃到过瘾,没有人管他疫情严峻。

对照组是新冠全球疫情极端严峻,以让人惊诧的加速度迅速攀高,已突破一千八百万例,死亡人数也直逼六十九万;让人胆战心惊的是,包括香港、日本、欧陆等许多前一波疫情获控制的地区纷传疫情再爆,尤其是不清楚究竟是前一波还在延续?或者入秋后更凶猛的疫情提前掩至?那是毒性更强、潜伏期更久的狠角色。

前一波的防疫,台湾防疫官方主打「症状筛检」牌,只对有疫情病征的个案作确认,因而端出很漂亮的低确诊数、低死亡例的数字,让疫情失控的国家大为惊艳,还不只是叹服,各种恭维纷至沓来;这样的光环越叠越高,国人也把指挥官陈时中捧上神坛。

这个时间点,不巧发生比利时工程师等多位外籍人士疑似在台感染新冠肺炎,使得拒绝普筛再次成为防疫最大的争议,尤其几乎已可推定是本土病例。台湾存在相当多无症状、未发病的感染源,爆发社区传播的可能一直存在;只要一爆发社区传播,不但防疫崩盘,之前营造的掌声、光环也将被戳破。

感染、传染病、公卫学界早在疫情前一波爆发时,不断建议做普筛的必要,只有强化防疫基础的大数据,提出的防疫绩效才能为国际信服;现况是台湾只做症状筛检,每百万人的筛检率竟然全球倒数;防疫中心可以一直为自己擦脂抹粉、脸上贴金,但牛皮并不坚固。很遗憾,麦克风握在防疫指挥中心手上,虽然对公卫学界建言没有恶言相向,但也不大理睬。

公卫学界与防疫指挥中心近来则几乎已是剑拔弩张状态。连日来前副总统陈建仁、防疫老将苏益仁,台大公卫学院院长詹长权、第一线医师都苦口婆心的一劝再劝,但防疫中心还是「已读不回」,气得前辈公卫学者说「他们就是不懂传染病,只有封锁一招,可是没下对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