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封封与自己和解的信「最后的情书」

那一封封与自己和解的信「最后的情书」

或许,有人觉得岩井俊二的魔力逐渐消失中,也有人觉得他的电影总停在青春的麦田中。

但「最后的情书」不同,作为他经典「情书」的回应,这部更接近是大人对自己和解的情书。如果「情书」中最经典的一幕,中山美穗在山上呼唤着:「你好吗?」是青年期走出了伤逝,那「最后的情书」是与当初的自己再相遇。

「最后的情书」是藉由同学会上的故人相遇,带出他们当年的初恋。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痊愈了。但因为往事再现。才发现那些遗憾、不甘与错过都没消失。愈是重要的埋得愈深,这就是中年。

凡能云淡风轻的背后都曾经历大浪。「最后的情书」就是这样将风浪收在小日子里的汹涌。虽跟前年岩井执导的「你好,之华」是同样故事。但日本的诠释法仍是更淡然的,却深藏在生活的隙缝中,更见深刻。

这部巧妙地让两代演员演绎了何谓「青春」。在岩井俊二的小说与电影中,「青春」不只是某一段时期,而是你未来相信或执着的信念、是某个成长的关键,及人生中永远走不完的海岸线。无论多老时,都有一个少年的自我仍在反省、自问或是回眸。「青春」它不会消失,它只会再现。

电影里福山雅治演的中年作家只成功了一本小说后,就无法创作,他卡在未竟的初恋里,追寻着那女孩的身影。松隆子在戏中面对姊姊的自杀,与错过的遗憾。与福山雅治戏中重逢。两人的连结是松隆子戏中已死的姊姊,男方曾交往却错失的女孩。

观众因他们而感受那曾活着的女孩,多么包容细腻,又如何跌进失败的婚姻中。过程虽轻描淡写的,却感受到活者无法事过境迁。

这部电影美在细节与演员实力,从中学时,神木隆之介与广濑玲若有似无的情感互动,让那些活在记忆里的悸动因眼神鲜活起来。岩井俊二仍善于捕捉诗意的瞬间,让你当下即感受到回忆的重量。最惊喜的是中山美穗与丰川悦司演的中年人,在陋巷的颓然,说尽了每个人的失去。

他们因为各自的难忘而相遇,甚至找回了那个少年时的自己。此部没有煽情,有的是岁月磨痕里有始有终的心。岩井俊二的「青春」,仍然最残酷也最温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