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犀利趴给北、高流行音乐中心的启示

超犀利趴给北、高流行音乐中心的启示

高雄流行音乐中心第1届董监事会8月5日最后一次开会,执行长李欣芸笑说:「各位董事都是Lucky Star,过去几天高雄一直下雨,今天天气变好了欢迎大家…」,第一次参加的阿福(何景扬)刚好坐在我旁边,他不多话还在揣摩首次出席的环境生态。

阿福从「苏打绿」(2005)到「鱼丁糸」(2020),可说参与见证台湾流行乐团关键发展的15年,他憨厚外型在苏打绿光环里一直很低调,即使和其他乐团吉他手并列,舞台上聚焦也不会是他。我在广播节目访问过「苏打绿」,但来去匆匆,直到这次开会休息空档的单独闲聊,才重新认识了他。

阿福先说到我第一次去The Wall看他们的表演,彼时「苏打绿」主流媒体还上不去,在公馆附近小小的地下室表演,6团员使舞台变自家客厅,馨仪真从家里搬来钢琴,小威好像奋力要从公馆地下室把鼓一路打到台大去,家凯身兼偶像,阿龚满场飞舞,青峰更是焦点,还请来一身豹纹综艺风的比莉姐,这一团的目不暇给,无论视听都塞爆台上台下,我没注意的阿福整场隐身在他的木吉他之后,事隔多年他还记得被挤到站在后排音控旁边的我。

不动声色却看在眼里的阿福,15年之后不仅是乐手团长,他观察接洽超商市场不曾注意的需求,还签下「鹿洐人」乐团成为经营者,谢博安是主唱吉他手。我立刻跌进当年「超级偶像7」的电视台摄影棚,14岁的谢博安经过大半年的比赛已是人气偶像,总冠军赛能否夺魁众所瞩目,最后一轮每位评审的分数显示我给出最高分,我看到其他评审投来惊讶目光。

但是后来谢博安沉寂了,我反刍当初他的表演,虽然稚气未脱,在舞台上是值得凸显的明日之星。最近偶然在广播里听到访问刚出EP的「鹿洐人」3位团员,谢博安现场弹唱创作曲「午夜的眼泪」,单纯一把吉他意外有我初听Damien Rice民谣摇滚的迷人声息,很高兴谢博安从唱跳少年进阶成熟,始于阿福这几年不间断的鼓励提携。

「五月天」策画号召的「超犀利趴」,从2010年起更是华语乐坛提供新生代乐团实战磨练,与成名歌手实验翻玩的重磅平台。从第1届人字拖高挂台北小巨蛋,就营造了每年摇滚盛宴朝圣的鲜明标志,无数歌手、乐团在这个舞台聚焦台湾流行音乐的花火,「五月天」扮演承先启后极为重要的推手角色。

今年「超犀利趴11」8月22日、23日仍将在小巨蛋指标场地登场,除了依旧延揽近年受到注目的乐团、新秀之外,「五月天」连唱两晚,周华健首度出场如何翻玩的犀利指数,刘若英从「超犀利趴4之犀利女子大趴」一路玩到现在的精神亮点,尤其民间业者兴办长期投注心力,格外令人珍惜。

过去流行音乐的盛唐时代,业者苦于缺少场馆,今年疫情袭来,台北、高雄流行音乐中心的堂皇建筑物盖好了,以后名正言顺的流行音乐场馆可不受其他活动影响,但是,拥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出者却随着歌坛生态分化日渐稀薄,官方北、高流行音乐中心开幕后,势将进入彼此业绩较劲的抢人大战,不妨研究「超犀利趴」如何容纳百川,经营节目品牌十年有成的魔鬼细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