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易入罪难陈时中是否违法无罚责?

调查易入罪难陈时中是否违法无罚责?

彰化县卫生局8月筛检出一名少年无症状确诊个案,中央疫情指挥官陈时中下令政风调查。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和研析,陈时中宣布彰化县卫生局犯了「对无症状居定检疫者进行采检」和「主动要求居家检疫者于检疫期间外出」两大罪行,虽法无罚则,仍要求彰化县政府就「公务员涉违法或怠职行为」惩处。

其实彰化县卫生局的防疫作为,事实部分相当明确,政风单位很快就完成两阶段的调查,但接着转由法制组处理,却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报告;基本上是事实调查不花时间,如何入罪的法律研析才费周折。但即使搜索枯肠、殚精研析,还是只能得出一个「违法但无罚责」结论。

这样的结果令人啼笑皆非。事实上,暂且不谈相关的政治动作,仅就陈时中用来对彰化县卫生局治罪的传染病防治法第5条第1项第2款第1目、第2目和第17条第1项等规定而言,恐怕陈时中的「罪责」更重!

陈时中说彰化县卫生局对无症状居定检疫者进行采检,违反中央「无症状不采检」的政策;但同样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第5条,地方本应就「辖区特殊防疫需要」进行调查和检验,彰化县卫生局根据最早爆发白牌车司机确诊个案情形,考量地方防疫需要,进行精准筛检,每天的筛检也都向上通报,何罪之有!

至于彰化县卫生局被控「主动要求居家检疫者于检疫期间外出」,这也被指可能造成防疫破口;但彰化筛检均经被采检者同意,而居家检疫者外出到医接受采检院的过程也依中央规定进行。少年无症状确诊事件爆发后,指挥中心修改规定,将居家检疫者外出规定得更明确严格。但要以此来入罪,未免太牵强!

其实,彰化县卫生局惹祸上身,除因无症状确诊个案揭露了台湾防疫网漏洞外,该局与台大公卫学院进行万人血清抗体检测,更可能戳破社区零感染的假相。因此,陈时中借着调查无症状采检问题,剑指万人血清抗体检测。幸好万人检测期中报告证实社区安全,彰化卫生局长叶彦伯还高呼中央防疫有效,于是指挥中心勉强笑纳万人血清检测成果,但「逆时中」罪责难逃。

只是指挥中心苦苦「研析」多日,终于得出「违法但无罚责」的结论,让人想到台大校长管中闵在「拔管案」中的「深文周纳」之叹。不同的是,管中闵被罗织时,蔡政府还有现成的法律可供曲解入罪;而叶彦伯「​​违法但无罚责」,陈时中只能想望着修法补尖牙装利爪。

陈时中不许「逆时中」,但他刻意忽视社区潜在无症状感染者趴趴走的风险,也消极面对台湾已经成为「确诊输出国」的事实,却打压地方积极作为,禁止地方超前部署;根据同样的传染病防治法第5条、第17条,陈时中恐怕更有怠职的问题,要不要请行政院长苏贞昌也就「公务员涉违法或怠职行为」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