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跑给警察追

记者跑给警察追

日本或许是全世界规矩最多,眉角最多的国家之一。加上对肖像权、隐私权比台湾更为重视,造成台湾媒体随政治人物访问日本时,采访过程冲突不断,让日方觉得台媒好难搞,台媒觉得日方好麻烦。

在日本,几乎所有的采访都需要事先申请,即使对方主办商业活动邀访也不例外,从动线、可拍摄区域与片段,甚至连资讯露出的时间,都要依照规定。自己提出的采访申请,半个月、一个月前就得提出详细企画书,连预定刊载时间与形式都要说明。

新闻记者或电视节目团队在摄影过程,必须在手臂上挂上自家媒体的臂章,让人一眼即知。若有民众表达不愿入镜,画面当然不可使用,更谨慎者还会逐一征询入镜者意愿,日本节目中常会出现被马赛克的路人甲乙丙丁,新闻中除了采访的那一户,左邻右舍全都马赛克的画面也很平常。

街头拍摄一样要申请,不是公共区域就不受限制。2015年4月,立法院长王金平访日,第二天一大早前往参拜浅草寺。因为浅草寺是知名观光景点、人潮众多,采访拍摄都得提前申请。当时虽然画出了采访区,随团记者最初也都在区内就定位,意外地,王金平竟从另一个入口下车。王金平一出现,只见台湾记者立刻扛起摄影机在参道上狂奔,日本警察在后面追人,可是不管拦住谁,语言都不通,气坏了日本警察,代表处人员只能频频道歉安抚警察怒气。

还有一回在成田机场,因为访问完后,已经接近新闻截稿时间,大家急着寻找合适发稿地方,发现有间很像休息室,所有人立刻冲进去开始赶新闻。结果那并非休息室,而是机场设置提供穆斯林祷告用的祈祷室。这个事件让成田机场方面向代表处严重抗议,要求代表处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

凡事也都有例外。2015年10月,当时正在竞选总统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问日本,可能在饭店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有过非正式接触,虽然当事双方都否认,但仍引起国际注目,更遑论台日两国媒体多重视。

那一趟访问行程中,民进党或许事先听说过,过去台湾媒体在日本采访引发的混乱,千叮咛万拜托,希望台媒遵守采访区规定,殊不知蔡英文一出现,日本媒体立刻蜂拥而上,将蔡英文层层包围,留下台湾媒体站在采访区的红线后,一脸错愕。结束采访回到媒体车后,随行记者大爆炸,群起向民进党工作人发难,「不是说日本人最有水准、最守规矩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