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选「像极了爱情」 先剔除恐怖情人

补选「像极了爱情」 先剔除恐怖情人

今天高雄市长补选,脑中又响起「择其所爱,爱其所选」。只是台湾民主的曲风「像极了爱情」。

政客惯用甜言蜜语,但谁是「花心、无心、痴心」的人?根据投票行为来看,见异思迁,自是花心;有的则走马看花,全凭感觉;至于痴心者,当然就是管它对错,一路相挺到底的铁粉。

一年多来历经选举、罢免再补选三次市长宝座争夺,今晚最新结果将揭晓,惟若「三心」太多,高雄人无怨无悔的日子恐怕仍遥不可期。

爱和政治,都算某种信仰,此类「愿打愿挨」或「愿赌服输」之事,也许与旁人无关,但主张「爱是最小单位的共产主义」的法国哲学家巴迪欧曾说:幸福的源泉就在与他人共好,而爱,正是用世上既有一切赋予生命活力,打破和跨越孤独。请问经过那么多次选择,高雄人您幸福吗?蓝绿选民走出同温层后的孤独,又将如何跨越?

巴迪欧将男女私情赋予公益,「从两人转渡到全民」的想法,自然有些一厢情愿,不过谁能否认政治既为公众之事,若鉴于以往不快经验,有高雄市民怕所托非人或深感厌烦,这次干脆不去投票,并天真认为「别人陷入热恋」所选出的市长,就像一场干我底事的风花雪月,岂不更为可笑?

其实民主像极了爱情,尽管曲折迷离,仍需你我尽心投入。这回高雄选战打得仓促,为避免「到手后的家暴」,被迫谈速食恋情的选民,相信只要「长点心眼」,首先该剔除的对象,就是那些行为偏激或惯用言语暴力的「恐怖情人」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