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揆轻叹可惜只因「恭」在党国?

苏揆轻叹可惜只因「恭」在党国?

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今遭前女友爆料,在任职高雄市政府新闻局长期间逼她堕胎且同时劈腿多人后,丁允恭随即向蔡英文总统请辞获准。当媒体广泛传布、聚焦于丁「玩四不恭」的香艳事迹时,显然也忽略了一个好大的疑问:这一个月,试问院党高层可又做了什么?

早在一个多月前,丁允恭即被爆料与小他近20岁的年轻女记者的「风流韵事」,当时丁允恭回应两人是在没有婚姻的状态下交往。确实,男已离婚女还未嫁,两人交往又干卿何事?舆论至多也只能拿出丁允恭以往的「劝世文」,反讽质疑民进党政府是否「以艳情遮掩腐臭」。

但有约询或调查权的蔡政府,面对职司发言人要职者的「公私不分」绯闻,竟好似船过水无痕般,仍继续让丁为总统发言。这也凸显了重重的问题,究竟蔡政府是如何看待丁允恭与女记者的「风流韵事」?这一个月以来,府高层又是否约询过丁允恭了解事情全貌?又或者,丁允恭究竟对府高层说了些什么,以致竟毫无处理?

人民或可从丁允恭、行政院长苏贞昌乃至绿营相关妇权人士噤声的回应,嗅得部分答案。丁允恭认为他的行为确有违反社会期待之处,造成同仁、长官及各界困扰;苏揆表示,丁允恭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他因个人「私领域」影响政府机关,已经为此负责请请辞,「我是觉得好可惜」。显然此事「仅属私德、不涉官箴」的防火墙已然筑好。

但此事真容易那么轻描淡写?单以女记者「上班时间在局长室办公桌上发生性行为」这项指控,就足以让监察院启动调查,甚至可能已违反相关法律,哪里仅涉私领域范围,哪里仅只是造成困扰而已?

但见丁允恭自月前爆出「风流韵事」以来,依旧为总统府发言,回应李前总统逝世、美猪美牛开放等要事,果真是如苏揆所言的「努力奉公」,更是「恭在党国」的具体见证。难怪苏揆只是「觉得可惜」、甚且还讽朱立伦无限上纲。

直言之,蔡政府挟着选票支持以及对网路、舆情的掌控,已然沉沦于权力、欲望而与民意渐行渐远,对于「自己人」的各种荒诞行径愈来愈见怪不怪。对丁允恭「迟来的处理」,不过是「双标」的又一佐证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