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演化方面

自然演化方面

演化论表示物种在通过一定时间的突变以及自然选择后最终可以得到演化。这使得人们相信在历史上的某一刻,某一种像鸡但是不是鸡的物种,由于基因突变,产出了第一颗「鸡蛋」[12][13]。因为,鸡和鸡蛋都是由鸟和不是鸡蛋的鸟蛋演化而来的,只不过在很长的时间中二者演化的越来越相似而已。
但是,一个个体发生了某些突变并不能认为它就成为了一个新的物种。单个的个体与母体分离并且使得它们之间再也不能够交配,这才是新的物种形成的必要条件;这通常也是家养物种同野生祖先们的分离过程。这些完全遭到分离的族群才能够被称为是新的物种。现代家养鸡往往被认为起源于红原鸡,不过最新的研究结果表明家养鸡是由灰原鸡与红原鸡杂交得来的[14]。如果鸡蛋正如后者的情况下出现的话,那么根据前面所提到的新物种的种种定义,可以得出这世上是先有鸡蛋再有鸡。
受演化论的启发,可以做一个更宏观的思考。鸡与鸡蛋的关系可以推广到鸟与鸟蛋的关系,如果不断追根溯源,就可以找到这样一个演化链:最早的生命→最早最简单的动物→能够进行有性生殖的动物→最简单的卵生动物→较复杂的卵生动物(羊膜动物如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而每一个物种都有一个内部循环,使其一代一代的繁殖,又在繁殖中不断演化,与此同时这样的内部循环也在不断改变。换言之,物种的演化就是一个物种的内部循环衍生出另一物种睥内部循环,当这两个循环无法「融合」时,新物种就产生了。从这个角度理解,就会发现鸡与鸡蛋无非是一个循环中的两个不同的元素,少了其中任何一个这个循环都无法继续存在,因此鸡与鸡蛋不存在孰先孰后的问题。
另一方面,如果从生物个体的角度分析,就会发现,对于同一个个体来说,鸡蛋和鸡(孵化后的鸡)分别是它生命的两个不同的阶段。这就好比对昆虫而言,个体会经历虫卵、幼虫、成虫等阶段。因此对单一的鸡的个体而言,是先有蛋再有鸡。
参与研究的殷宗军表示,笼脊球整体呈球形,直径在0.5mm到0.8mm之间,里面保存了许多的多细胞结构,研究人员透过最先进的超高分辨率同步辐射三维无损成像技术,这情况就像医生为患者做计算机断层摄影扫描一样,重新建构了数百个笼脊球标本的立体结构。

研究结果显示,这些笼脊球化石,在充满营养物质的厚壁囊包中发育,这种发育过程有点类似动物的单细胞近亲,但是又更为复杂,可以显示出一种规律的细胞迁移、重组等动物胚胎特有的发育机制。
殷宗军说,如果我们将动物比喻成一只鸡的话,那么复杂的「笼脊球」胚胎发育过程就是孵化出小鸡的「蛋」,它连接单细胞动物和多细胞动物的桥梁,解释胚胎如何经过演化,变成复杂的动物。
他指出,笼脊球化石的发现就表明,孵化出这只小鸡的蛋,早在6.1亿年前就已经出现了。换言之,笼脊球化石记录了动物从「单细胞祖先」到「多细胞祖先」演化的关键一步,这一步为真正有细胞和组织分化等生物学理论奠定新的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