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歌场枪杀刑警凶嫌梅文魁逃死判无期徒刑定谳

练歌场枪杀刑警凶嫌梅文魁逃死判无期徒刑定谳

台南市警局刑警大队侦查佐刘三荣去年在练歌场被男子梅文魁枪杀身亡,梅事后辩称只想吓吓他,没有故意要杀人,一审依杀人等罪判刑19年2月,二审改判无期徒刑,褫夺公权终身,最高法院驳回上诉,全案定谳。

刘三荣因被梅文魁打伤眼睛,双方产生嫌隙,刘三荣去年6月13日打电话约梅文魁到练歌场谈判,梅带枪枝和子弹赴约;梅文魁不满刘三荣对谈好的和解条件变卦,认为刘故意逼他赔偿,双方争执之间,他一时情绪失控朝刘开枪,导致刘大量血胸、肺部塌陷等,送医急救仍宣告不治。

梅文魁开枪后,还持枪抵住刘三荣的头部咆哮「不要再逼我」,最后被旁人隔开,他才离开现场;台南地院一审一审依杀人罪判他15年、非法持有枪械4年6月,应执行19年2月徒刑,家属认为判​​太轻,请求二审法官从重量刑。

台南高分院二审认为,一审未查明梅文魁的杀人动机,认为梅文魁不满向刘三荣道歉后仍未获和解,自认被刘逼迫,情绪失控才萌生杀意;另梅开枪后仍持枪抵住刘的头部咆哮,未及时叫救护车,导致刘伤重恶化。

二审指出,梅素行不佳,肆无忌惮持枪射杀害警察,目无法纪,行凶后持枪抵头咆哮威吓,延误救治时机,恶性极为重大,改判无期徒刑;案件上诉,梅文魁提出刘三荣的脸书留言「恁爸不会让你好过,你慢慢等着,不要以为没事了,事情只会越来越大条,有一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主张刘三荣长期以刑警身分恐吓索赔,才一时情绪失控开枪,并非挑战公权力。

最高法院指出,第三审为法律审,无从调查当事人提出的新证据;另梅也认为,他是朝刘右手臂开枪,确信子弹不会击中刘的要害,但最高法院认为,梅任意指摘原判决,不符上诉法律审要件,驳回上诉,全案定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