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线英雄的福利何忍再砍?

第一线英雄的福利何忍再砍?

这几天除了选举新闻,执勤重伤的国道实习警察王黄冠钧没能熬过,是全国关注焦点;他是另一个警察工作危劳下的牺牲者。

很多人认为台湾警察过劳与勤业务太多有关,陈国恩和陈家钦两任署长,都尝试简化过时不合时宜的警察勤业务。

台北市长柯文哲四年前初上任,也曾删除警察不相干业务,但没多久就挡不住民粹,回复相关措施。

去年警政署调查,警察光刑事专案就多达21大类125项,取消春安工作等过时专案,新政府上台又来口号式政策,「安居」等新专案上路,员警负担还是没减少。

警政署除继续精减业务如装备检查评比、勤区勤查时数外,也善用科技执法协勤,包括建置警用无人机、电子巡逻箱,及电子簿册、电子查核等,另外推动「第三方警政」结合其他行政部门执法,设法减少警察负担。

至于明年全国7万3000名警察预算员额满编,警政署争取政府开缺1万3000名编制员警员额,并协调六都增加警察人事预算,以消化近两年将毕业的警界新兵,也增加地方警力运用。

只是台湾社会过度依赖警察的习惯不变、不尊重警察执法的心态不改,问题仍难解,年改过后警察缓退又造成老化现象,警察危劳问题雪上加霜,政府未来必面对苦果。

「希望警察的福利,制度不要乱砍,因为他们是站在第一线的英雄。」这是NPA 署长室上的留言,不是什么过分要求,年改之后却显得讽刺。每当员警倒下和死神博斗,官员们到病床前探视的画面从不陌生,一次次家属锥心的眼泪,又有何用?

选举结束了,王黄冠钧的生命也画上句点。家属决定器捐遗爱人间,令人感动又心酸。

我们相信当警察的多半认知,这份工作永远危劳,他们不是怕牺牲,而是不能白白牺牲。

警察该有的社会地位和尊严,政治人物扪心自问,你们何时真正在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