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运用具有高度灵活性,还搭载能源管理、微电网等管理及调控系统。

空间运用具有高度灵活性,还搭载能源管理、微电网等管理及调控系统。

2015年6月,Google母公司Alphabet在纽约成立Sidewalk Labs公司,邀请纽约前副市长Daniel L. Doctoroff担任执行长,聚焦城市规划、IT、政策咨询、地产开发等业务。Sidewalk Labs从平台的思维出发,希望透过合作、并购、投资等方式,将城市生活所需的各式技术加以整合应用,并前瞻未来,掌握当地居民需求,运用科技处方解决城市课题,加速城市改造。

Sidewalk Labs成立不久就宣布并购Control Group和Titan两间公司,据以成立另一家名为Intersection的公司,经营城市Wi-Fi铺设业务。同一年,Intersection即参与纽约市的LinkNYC公共电话亭免费无线热点计画,将纽约市数千个电话亭改造成免费的Wi-Fi服务站,电话亭周边半径约45公尺范围内的人均可免费使用,这些新电话亭还提供打电话、免费充电、当地资讯查询等服务。该公司并与Qualcomm和CIVIQ Smartscapes公司合作,改造电话亭以提供数位广告。正如同Google投入无人自驾车领域一样,Sidewalk Labs以崭新型态带领集团进军城市设计领域。

Sidewalk Labs首先组成技术、城市设计领域的专家团队,参与多伦多智慧城市开发计画。2019年6月,Sidewalk Labs公布共计四卷、高达1,524页的总体规划草案,标题为《多伦多明天:实现包容增长的新途径》。规划目的在于让多伦多这块荒废的海滨地区能重新展现城市活力,改善居民生活品质,创造就业机会。

Sidewalk Labs提出划设「创新设计与经济加速区」,经由大量感测器的布建,将交通、公共空间、建筑、能源、管线基础建设、空气、噪音、水资源等数据进行串联分析,运用大数据与AI分析技术,解决居民出行、居住及生活上的问题,进行创新技术的实证,改善居民的城市生活体验。

Sidewalk Labs把城市设计与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融为一体,从「平台」思维角度出发,将城市划分为物质空间层面、数位层面及标准层面。

在物质空间层面及数位层面中,Sidewalk Labs将应用母公司资源,计画引进Waymo的无人自驾计程车系统,提供点对点叫车服务。此外并规划自驾公车、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等不同的交通运输系统,取代目前居民常用的私家车移动方式。私家车的使用减少也能减少停车空间规划。

针对空间规划,Sidewalk Labs让公共空间散布在社区各处,将公共空间、建筑、交通工具等交错组合,希望打造出可以自由漫步、休憩、骑自行车的生活型态。

同时考量当地气候、新设、检修、修缮等需求,将暖气、水、电等基础设施整合于同一地下空间中,并结合智慧电网的数据管理,提升节能效率。

Sidewalk Labs还提出低成本、建造快的「模组化房屋」构想,选用高强度的高层木结构建筑,并强调如此设计能预先在工厂内完成模组化的建筑单元,再以类似乐高积木的方式堆叠兴建,空间运用具有高度灵活性,还搭载能源管理、微电网等管理及调控系统。

Sidewalk Labs复制智慧型手机的平台性思维模式,将Sidewalk Toronto视为一个城市平台。提供搜集到的数据资料及基础工具,让各种新科技与服务嫁接于平台上。Sidewalk Labs提供搜集到的数据资料及基础工具,让各种新科技与服务嫁接于平台上。

但无所不在的感测器及其所搜集到的数据资料,虽说立意是为城市运作及大众谋福利,但是数据使用的不透明、生活在监控下的隐忧,却也引发了当地居民的不满。当地居民发起「封锁人行道」运动。Sidewalk Toronto计画陷入了数据合法使用、隐私权争议,成为计画走不下去的主因之一。Sidewalk Toronto计画的停摆是Google进军城市设计领域中的一大挫败,也让许多智慧城市推动者、参与者有更多的省思。

尽管Sidewalk Toronto计画中有许多科技应用构想、新城市规划概念、新建筑模式、新的城市运作思维,让人觉得耳目一新,但该计画推动中面临的问题也值得许多智慧城市实践者引以为鉴。事实证明,创新科技应用与商业模式之外,居民参与及意见融合是另一项难解的习题。(作者是资策会MIC资深产业分析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