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也来拜托立委到底帮不帮

神明也来拜托立委到底帮不帮

上周的私房新闻讲到选民陈情的光怪陆离,或许有人纳闷,在台湾民主化之后,为何还是如此?事实上,选民陈情到底是解决民众的疑难杂症,抑或是关说,不易界定,就算有法,以我们的国情,恐怕难有成效。

选民陈情,究竟是关说,还是解决民众困难,除非惹出争议,否则一般来说,杀头的事,总是会有人做,你不做,选民就去找敢做的人。

早年,立委也可以帮民众「销单」,后来惹出一堆争议后,中央级民代遇到民众要求销单,大多敬谢不敏,或转给选区的县市议员去处理,宁可不碰,也不要后来被媒体踢爆。但是,就是有选民仍执迷不悟,违法不认帐,非要找民代乔。

曾有选民找上某立委销单,该立委面有难色,选民当场翻脸,直嚷「你不要,我找某某某」,意外揭露销单「撇步」。

该选民说,之前他找了某立委去找地方的警察,推说是测速器不准,先是要求「调整」测速器的刻度,然后逼警察「原车重测」。说也神奇,警方竟也配合这位选民的要求,最后终于申诉成功,违规超速免罚。

凡事要测验的,都会有选民陈情的影子。早年研究所考试难度较高,有选民去找立委要求某国立大学硕士班考试的委员「考前泄题」,也有考生差一分,要立委去拜托该学校「放水」。事实上,每逢新学期开始前,一堆立委都会接到乔入学的、乔班级的,有助理曾形容,有些特定学校,热门的程度,几乎可以凑成一个班了,干脆就编在同一班算了,就叫「特权班」。

有什么素质的选民,就会有什么离谱的选民陈情,但真正令人费解的,恐怕是「神明来拜托」。

立委说,曾有选民千里迢迢到台北找他,说神明有指示,「只要找某某立委就可以解决问题」,非要找他处理。只不过,选民要拜托的,竟然是帮忙找土地,原来该民众要建医院,先去问了神明准不准,问完后又问谁可以帮忙,神明就指示找某某人一定办得成。

这下子就苦了立委的助理,到处去问国营事业「有没有地?」遍寻各处,最后立委还是鞠躬道歉,要选民另请高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