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35年首次获视帝不是「鲜肉」的他52岁拿下金钟双冠王!

熬35年首次获视帝不是「鲜肉」的他52岁拿下金钟双冠王!

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半,日子从周六跨入周日,入秋夜雨,街上只剩汽车在行走,各大电视台的金钟奖庆功宴却才要开始。今年的颁奖典礼超时了快1小时,参与典礼的幕前、幕后人员,在超过8小时不停歇的工作状态下,一到庆功宴现场,全都累瘫了。

新科迷你剧集视帝游安顺还没能喘息,反正他脸上也没什么倦意,雀跃地神情还窜动在老实的五官间。稍早,他先以《盲人阿清》夺得迷你剧集男配角奖,又以《大吉》拿下迷你剧集视帝,双料获奖。这老戏精不仅破了金钟奖纪录,更让出道35年的他,首次获得视帝殊荣。今晚他像「牛排」,肯定是庆功宴里的主菜,镁光灯全都聚焦在他身上。

戏界老兵什么都能演靠九宫格分析角色

游安顺没怎么想过自己能当牛排,在获得男配角奖时,他上台致词,称自己是料理旁的「蒜头」,他参与演出的电影、戏剧、舞台剧超过上百部,但多半不是以主角的姿态亮相,而是帮主角加色、增添味道的小人物。

他外型平凡,身高不高,没有「大明星」般耀眼。他自嘲从影多年,最害怕的角色,就是演美男子,「我对女生来说,只是『比较值得被同情的人』,没有太多帅气感。」

不过,游安顺即使不当主菜牛排,作为「蒜头」,他也是焦香四溢的最佳调味。今年他的作品一样多元,在《镜子森林》里,他是热爱新闻的火线新闻采访主任;在《盲人阿清》,他是充满恨意的诈骗业务阿国;在《大吉》中,他化身为职位最底层却得执行死刑的法警;在《做工的人》里,他又是乐观憨厚的工人「昌哥」。

人生百态滋味多,形形色色的人物身影全入了味。「表演的精髓跟吃东西一样,吃了什么东西,经过胃肠吸收,到时候一定会拉出来。」游安顺这套「吃什么、拉什么」的逻辑看似简单,背后的功夫却不少。

他曾经一天拍3组戏,时常得在不同角色间快速切换,他说,「演员在最紧凑、时间愈逼紧的时候,愈容易激发表演的潜力。」他鲜少把自己放得松懈,多半处在紧绷状态,并且习惯为每个角色画「九宫格」,一一分析角色的性格、星座、血型与习惯,多年来他一直运用这套方式准备角色,「演员吃进多少东西,排出来的排泄物就是你的吸收。」

没低谷哪来高峰重返小萤幕摘视帝

只不过游安顺从没想过,在52岁时会成为金钟奖的主角,「让我回想到民国73年,侯孝贤找我拍《童年往事》时那样的受宠若惊。」他在台上激动地满脸潮红、爆青筋,吸气都有点困难。上台领奖时,一度忍住了眼泪,最终还是溃堤,他说:「这个男主角奖,我真的没准备,真的是太意想不到了。」

游安顺的演艺事业起步得很早,念华冈艺校国剧科时,担任武丑、武生常在台上翻筋斗,当时觉得在学校学得不够多,看到兰陵剧坊招募演员,以为能借此磨练翻筋斗技能而报考。「考上后,才发现兰陵教的是戏剧。」误打误撞学了许多肢体课程,却也打下表演基础。

当时还是剧照师的陈怀恩(后成为导演),为了追求与游安顺同期进去的杨丽音,时常到剧场拍照,在拍杨丽音之余,也把17岁年轻气盛的游安顺拍了下来,并推荐给导演侯孝贤,意外成为《童年往事》的男主角。

「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侯孝贤是谁。」但游安顺却因此一炮而红,搭着台湾新浪潮电影的起飞,他成为杨德昌、柯一正、万仁电影里的要角。

游安顺现在看来忠厚谦冲,但他叹了口气,他清楚年轻的自己也曾荒唐过。

或许成名来得太早,1987年他拍万仁执导的电影《惜别海岸》,因为不理解导演指令,一直无法演出泛泪但不掉泪的戏,最后万仁要人拿烟在他眼前熏。游安顺说,「演员被人家这样对待,有点委屈。」当时他向记者说:「不敢再跟万仁合作。」隔天新闻标题成了「游安顺扬言不跟万仁合作」。「夭寿,我被侯孝贤骂死了。」从此有了误解,至今没再合作过。

「年轻的时候曾经迷失过,也曾有过大头症。」有一段时间在华视拍戏收工后,游安顺就与朋友吃饭、喝酒到天亮,之后直接到片场睡,等着工作人员叫他起床拍戏,「那个过程很荒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