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2020探测车的新名字:毅力号

火星2020探测车的新名字:毅力号

就我们所知,时间只朝一个方向前进,那就是未来,但在2018年,天文学家观测到一些伽玛射线暴的事件在重複发生,就如同它们逆转时间后再进行很多次一样,而最近的研究提出了一个可能的答案,如果伽玛射线暴的相对论性喷流中的波速超过光速,亦即「超光速」,便可能造成时间的可逆性。

这种加速实际上是能做到的,当光在通过某些介质时,它在该介质(又称为相)的相速比真空中的光速还要慢,故波可以在不打破宇宙速度极限的条件下,以超光速前进,但我们需要釐清这些喷流的来源。

伽玛射线暴是目前人类所知在宇宙中能量最大的爆炸,它们的持续时间可能从几毫秒甚至到几小时,人类对它知之甚少,我们从一些中子星对撞的观测得知,这些碰撞会产生该现象,且有许多天文学家相信,当一颗巨大且高速旋转的恆星坍缩成黑洞时,原先会产生巨大的超新星向周围猛烈喷发,但却因为自身重力场太强将物质压缩在其两极地区喷发出来成为高速喷流,这种现象即为伽玛射线暴。

当声波在空气中行走的速度慢于物体的速度时,称为超音速,其后方会产生音爆,例如超音速客机或火箭;而粒子在介质中的行走速度比光在同一个介质的速度还快时就称为超光速,这种现象会产生「光爆」,当电子在水中的前进速度比光还快时称为契忍可夫辐射,会发出一种独特的蓝光,伽玛射线暴也会发生同样的现象,科学家已经利用电脑模型证实了这一点。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到:伽玛射线暴所引起的衝击波在从次光速加速到超光速或是减速回次光速时,均会产生新的辐射效应,就像是再次看到新的辐射原一样。这种现象被他们称为相对论性图像重影,当粒子超光速移动时会产生契忍可夫辐射,而在次光速移动时又会产生同步辐射,这就产生了一种时间向前及时间向后的两组伽玛射线暴。

请注意,这种重影现象并没有真实出现在实验室中,但研究人员表示,这种现象同时解释了多次伽玛射线暴及超光速喷流,也同时保留了旧有的标准伽玛射线暴模型,因为旧有的模型中忽略了时间可逆性,但他们也认为如果其所涉及的电浆态物质在超光速辐射的过程中非透明的话,那一切又完全不可确定了。

数十年来,美国太空总署已经发送了许多台探测器前往探索火星,随著每一次任务的成功及发现,它们的名字都成为了聊天话题的一部分。承继好奇号的姐妹探测器,火星2020探测车是他的下一阶段,它的目标是寻找火星上过去或现在仍然存在的生命,因此,近几年来,许多指标性的任务都会向大众募集探测器的名字,例如:好奇号、机会号、精神号…等等。

这次的竞赛经由将近4,700名评审,其中包括老师、教授、专业人士及天文爱好者,以及网路上多达77万张票选出。而从28,000个名字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的名字,是由美国维吉尼亚州一名七年级学生亚历山大.马瑟(Alexander Mather)所提出的Perseverance,中文暂译为毅力号。

他在2018年夏天和家人参加了太空营队后,对太空探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项一年一度的活动都会在美国太空与火箭中心的游客中心举行,在读到阿姆斯壮乘坐农神五号火箭成功登陆月球后,亚历山大成为了太空飞行故事的忠实读者,亚历山大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虽然得到大奖的机率微乎其微,但他仍想尽他所能提供帮助,有机率总比0好。
亚历山大.马瑟
在这些评审当中有一位剑桥大学的研究生Clara Ma,她曾在2009年为「好奇号」命名,也在推特上恭喜亚历山大:「这只是一个开始,我希望这将是你迄今为止最激动人心的人生旅程,成为今年竞赛的评审也令我感到是一种荣誉,同时也非常感谢每一位参赛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