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运新实验:为什么国家得无条件发钱给你?

欧洲社运新实验:为什么国家得无条件发钱给你?

愈趋下流的生活条件与经社资源分配矛盾的加剧,触发了实践各种社会实验的机会——「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 UBI),便是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以及社会福利国家体制僵化下的时代产物,并且在欧美形成一股新兴的「社会运动」,并日益受到国家政策规划的重视……。

斯斯有两种,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工资也有两种。

第一种,是当前每日、每周或每月的贩卖劳动力的所得,一般以货币形式呈现;第二种,吾人称之为「延迟给付的工资」,这部分泛指以养老金或是退休金核心的社会保险——然而,这两种工资现在在欧美资本主义国家都遭遇了极大的困难。

首先是第一种工资。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与接踵而来的经济萧条之后,各个年龄层——特别是青年人——失业率极度高涨,尤其在欧美先进资本地区以及中东欧国家,青年人的失业率更高达17 -18%;在严重地区,包括希腊、西班牙、克罗埃西亚以及义大利(表一)等南欧国家,青年失业率甚至超过40%。没有工作当然就没有工资,同时由于社会工龄人口减少,对「随收随付制」(pay-as-you-go)的社会保险福利国,财政也形成莫大的压力,连带使得第二种工资的支付出现明显的困难:像是希腊政府为了获得「三驾马车注1」的借贷,就必须接受他们开出的贷款条件——在短期间大幅度削减退休金,来作为财政改革的推力(恶)。


按照一般台湾民众的见解,应该会认为「这些政府理当担负起责任,把国家总体经济搞上去」。毕竟高社会福利所依赖的,应该是高经济增长;缺乏经济增长的动力,又要如何成就再分配的大饼?

这就是问题所在。

在西方世界,「长期萧条」(secular stagnation)这个词汇,日渐频繁地出现在大众传媒。但这个词,其实最早是由颇负盛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劳伯.布伦纳(Robert Brenner)所使用,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他于《新左评论》(New Left Review)第229期〈全球风暴的经济学〉(The Economics of Global Turbulence)中,早已敬告他的左翼读者:

世界经济发展的荣景已是过去式,长期萧条将是常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