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风电高官之怒也无用

摇摆风电高官之怒也无用

业者占尽好处,还嫌收购价不好,得了便宜还卖乖!」

经济部在春节前宣布,将去年底预告的今年风电趸售价格草案,从5.1元上调至5.5元。今年风电趸售价格从之前的5.8元,一度要下调至5.1元,最终再调高至5.5元,数月内风电价格如坐云霄飞车,起因是一位重量级官员在行政院会议上开骂。

蔡英文总统推动2025年非核家园,要在2025年达到绿能占比20%的目标,目前我国绿能发电占比不到5%,要在数年内达到20%,主要靠设置在海上的离岸风电。

去年经济部公布离岸风电趸购价格,遴选制风电价格远高于竞标制价格逾一倍,招标过程中的种种乱象引来包括监察院等单位的调查。

经济部去年底委外评估风电趸售价格,拟从每度5.8元调低至5.1元,消息一出让风电厂商跳脚,动用各种资源向政府游说,甚至放话要撤离台湾。最终经济部将风电价格从5.1元调高至5.5元,风电开发商表示「虽不满意但勉强接受」。

去年让经济部紧急煞车调低风电价格的关键,除了监察院的调查外,一位重量级官员在行政院会议上开骂,更是关键。

这名官员在行政院会议上批评风电开发商得了便宜还卖乖,除了趸售价格对风电商有利,政府还动用各种资源协助申设风场,甚至连投资兴建风场的资金主要靠在国内贷款,贷款利息还能抵税,占尽了台湾的好处,却还嫌台湾开出的风电收购价不好。

长生电厂是国内首座民营电厂,对于抒解北部地区电力吃紧,影响深远。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长生电厂是国内首座民营电厂,对于抒解北部地区电力吃紧,影响深远。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操之不在己,风电恐成「台电与民营电厂之争」翻版…

这名官员举当年台湾开放民营电厂(IPP)的例子,台湾在90年代面临缺电危机时开放民间企业兴建电厂,签约时却没将国际燃料价格成本变动的因素考量进去,之后国际燃料价格走跌,台电却得高价向民营电厂买电,终于在马政府的油电双涨风暴时引发民怨,遭外界质疑政府图利财团。

当时政府与台电为了与民营电厂修约遭到百般刁难,其中一家民营电厂的日本大股东不但来信我政府抗议,还派代表来台质疑我方怎能径自修约,当年公平会介入调查民营电厂的联合行为并开罚63亿元,是公平会创会来最大的裁罚案,但业者并未屈服,官司至今还在缠讼中。

经济部与台电为逼民营电厂同意修约,当时甚至采「技术调度」方式,以频繁调度电厂发电的方式增加民营电厂发电成本,最终才迫使民营电厂修约,台电可用较低的价格买电,减轻了国人的购电负担。

如今,在外界非议不断下,经济部仍执意调高风电趸售价格并快速通过七个离岸风电开发案,一旦完成签约,收购离岸风电的时间将长达20年。上述官员曾是蔡政府满意度最高的阁员,但也难力挽狂澜。一位台电前高层即断言,风电势必会重蹈过去IPP的覆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