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在惊世判决后才想起立法怠惰社安破网

总在惊世判决后才想起立法怠惰社安破网

桃园梁姓男子涉砍下母亲头颅从12楼住处抛下,台湾高等法院二审合议庭今天以梁男吸毒行凶时无意识而宣判无罪,责付桃园市卫生局。判案法官未必是恐龙,但法院再度出现「惊世判决」,同样引起邻里恐慌和社会哗然。

法务部长蔡清祥担心,这种无罪判决会让一般民众及青少年误以为把自己搞到没有辨识能力即可免却刑责;桃园市长郑文灿也说,判决不符社会大众认知。不但当地社区邻里得知梁嫌无罪非常忧心,台中高分检主任检察官李庆义也痛批,把有暴力杀人犯行者丢给卫生局,让卫生局生活在恐惧中,实属不当。

因此,争议主要焦点,一在医师鉴定与法院认定,二在无罪判决后的处置。

去年铁路警察李承翰遭郑姓男子刺死,今年4月郑姓男子也因精障一审获判无罪;当时因为法院只找一位医师进行精神鉴定而引起争议,连行政院长苏贞昌都质疑「是不是一位医师的鉴定就能决定?」

梁男的吸毒弑母案,原本桃园地院已找过桃园疗养院进行鉴定指梁行为时精神受影响,桃园地院据以判处梁无期徒刑,褫夺公权终身。然而,二审高院另根据台大医院和法医研究所的鉴定报告,认定梁男行为时受毒品影响已失辨识能力而改判无罪。

看起来,苏贞昌「是不是一位医师的鉴定就能决定」的质疑,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医学的鉴定恐怕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而如果三个医师团队得出二种或三种不同的鉴定结果,最后必然还是决定于法官的心证。

如果法官心证认为犯嫌行凶时不具行为违法辨识能力,依法只能谕知无罪;这种无罪判决必然会受到社会批判,但法官亦可强调其有所本。就像案发当时在场逮捕梁男的刑警怒斥,梁「从头到尾都在骗」,判决无罪,天理难容;但警界背景出身的国民党立委叶毓兰也在脸书上说「这样的疯狂绝对不是装的」。

然而,除了社会情感与大众认知外,人们的不满与邻里的恐慌,更来自无罪判决后的处置。

高院谕知梁男无罪后,责付桃园市卫生局;但李庆义质疑卫生局是否有能力负起重责?因为卫生局只是主管卫生的行政机关,未必有精神医疗专业人员,也无戒护警力,更无容留场所。事实上,卫生局也只能将梁男送往精神病院,但符不符合住院条件、住院多久、何时出院,却都是未知数。

这就涉及强制就医、监护处遇,甚至精神病监等问题。这些问题吵了许久,立法的进度和实际的作为,总是赶不上各种「惊世判决」出炉的速度。另外,只要看看社安网社工中,负责关怀具暴力倾向精神疾病病患的心卫社工,平均在职不在10个月就离职,就可知道蔡英文总统保证的社会安全网补破网,是如何越补越大洞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