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自嘲急难救助电话交接像抓交替

外交官自嘲急难救助电话交接像抓交替

外交官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形象优雅,必须精通多种语言,娴熟他国情势,长于互动谈判,也是许多年轻学子向往的行业。有心想当外交官的人,除了得语言强、知识丰、手腕佳,最好还要惦量自己,是否热忱高、八字重、胆子大。

在关西机场事件中,有民众上网讨拍,称拨打急难救助电话希望帮忙订房遭到冷言冷语对待,成为争议其中一环,这部分因为没有录音存档,最终沦为罗生门,但外交官负责接听急难救助电话,有苦说不出。

急难救助电话24小时不间断服务,外交部还会时不时打电话抽考,负责的外馆人员必须机不离身,许多人洗澡时会用两层密封袋套住,一起带进浴室。有人负责这项任务期间,没有一晚安眠,半年瘦了6、7公斤。

有人一个晚上接到三通国人发生事故或身体不适就医的电话,因为不可能三地兼顾,考量其中一人车祸必须紧急手术,评估手术存活率不到五成,状况最为严重,确认另外两位国人住院状况稳定无须协助,征得对方同意后,他整晚守在车祸民众的手术室外,一夜未眠。

谁知天一亮,接到立委电话跨海痛骂他一顿,指责他没有亲临另一位住院民众处提供协助。他耸耸肩,能怎么办?只好赶快买礼盒,赶到另一边去道歉。

国人特爱自助旅游的日本、南韩等地,因为散客多、状况更多,让人疲于应付。一名派驻首尔的外馆人员,负责急难救助电话期间,休假一次都没离开过首尔,所有假日几乎都在明洞渡过。因为太常接获掉护照、掉钱包等求助电话,连休假日他都索性背着电脑,在明洞找间咖啡厅窝着,专线变成行动救助办公室。

虽然外馆有现地雇员,急难救助电话一般由外交部职员保管,通常由资历最浅的人负责,往往一保管就是2、3年,有人自嘲电话交接就像在抓交替。有些小馆只有两三个外派人员,好不容易等到轮替,却遇到学长回锅,只好认命再保管三年。

处理急难救助免不了人命事故。外馆协助家属前往现地处理后事,往往要陪同家属认尸,有死者溺死数周才被寻获,让他连遗体照片都不敢看一眼。有外馆人员半夜开车数小时去民宅开立自然死亡证明,回程的路上,同行的前辈突然开口,那个跟来了,就坐在后座。要他先绕到休息站停一下,两人再伺机离开。事后他说,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听到学长这样说,当下心里真的毛毛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