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核废料落脚何方?

台湾核废料落脚何方?

民进党在此次九合一大选惨败,加上以核养绿与降低火电两项公投通过,选后民进党的能源政策急转弯,先是行政院长赖清德表态非核家园期限不再限定2025年,经济部长沈荣津也表示会评估核二与核三延役的可能性。核电重回我国能源的选项,拥核与反核双方激战的焦点,除了核电厂的安全性外,如何处理核废料亦是双方攻防的重点。

最终处置场选址目前仍陷入停滞
核废料可简单区分为高阶与低阶核废料,前者指核电厂使用过后的燃料棒,后者包括核电厂员工穿着过的衣物、使用的器具,另外也包括医疗院所放射性废弃物。目前我国的低阶核废料存放在兰屿和桃园龙潭的核研所,用过燃料棒等高阶核废料,目前则贮存在各自的核电厂,要待辐射降低后再移往最终处置场。

目前我国的高、低阶核废料的处理各有争议。首先,我国对核废料的最终处置场的场址选择,目前陷入停滞,因为只要传出某处可能成为最终处置场的场址,就会遭到地方强烈反对。其次,用过燃料棒在转往最终处置场前,台电计画采用干式贮存,但目前新北市政府并未同意核一厂启用干式贮存。低阶核废料的处理争议焦点在于兰屿贮存场何时能搬迁。

签约后又搁浅北韩曾要提告
政府在国内找寻高、低阶核废料贮存场与最终处置场的难度极高,有一阵子将眼光放往国外。包括1997年台电与北韩签订低放射性核废料的最终处置合约,希望将国内的六万桶低放射核废料送往北韩,若能成真,就可以一举解决兰屿贮存场的争议。但此案最终搁浅,北韩甚至一度放话要跨海提告要求台电屡约。

马英九在2008年当选总统后,两岸交流转趋热络,大陆曾与我政府和台电接触,探询协助台湾处理核废料的可能性。

大陆有能力处理积极争取此商机
核电在台湾争议极大,但大陆近年来积极发展核电,不但拥有输出核电设备的能力,核废料的处理商机极大,大陆也曾希望争取这项商机。

但不论是北韩或大陆,我方能输出的核废料仍以低放射性的核废为主,高放射性的核废料转移争议极大,前几年台电曾评估将用过燃料棒送往法国处理,但因国内意见纷歧,最终未能实施。

马总统任内虽做了封存核四的决定,但他仍对核电抱持相当信心,对于核废的处理,他在听取了欧洲某学者的建议后,派国安会人员与台电高层前往芬兰与瑞典考查两国的核废料最终处置场。芬兰与瑞典的最终处置场设置在地底500公尺处,马总统当年认为芬兰与瑞典的经验,足以作为台湾处理核废的借镜。

蔡政府政策转弯核废争议必再起
国民党2016失去政权后,由于蔡总统明确宣布2025废核,国内反核声浪降至近年低点,但随着近期蔡政府转弯重新拥抱核电,核废的争议势必再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