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医界恶狼男女通吃

可恶!医界恶狼男女通吃

「XX,我哈妳很久了!」很多资深女医药记者都知道昔日卫生署藏有两匹色狼高官,色眯眯的眼神及性骚扰言语,甚至动手动脚地乱摸,令人避之唯恐不及。其中一人更为恶劣,除了记者之外,连外部专家、医材女业代都不放过。

好莱坞金奖资深男制片利用权势,多年来染指、性骚扰多名女艺人,连知名女星也是受害人,掀起全球一股「METOO反性骚扰」浪潮,事实上,医界类似丑闻层出不穷,女记者、女护理师、女药厂业务可是深受其害。

女护理师「交接」狼爪
北部某医学中心一名资深教授「猪哥」习性就让人叹为观止,相当敢玩,出国参加医学年会,白天演讲,到了晚上要求药厂业代安排「粉味」续摊。事实上,他习惯对护理人员毛手毛脚,早已臭名在外,成为医院护理师学姐学妹重要交接事项。

资深李姓护理师说,国内某已故的心导管权威教授,即是恶狼级性骚扰高手,明明已经结婚,却一再「撩妹」,直接放话要追新进护理嫩妹,约吃宵夜、游泳,有时就在办公室里毛手毛脚,但他在医界德高望重,护理人员敢怒不敢言。

指定药厂女业务陪唱
十几年前,类似性骚扰事件层出不穷,丑陋不堪,就有大牌主任级医师直接跟某药厂「下订」,指定这家公司某女药厂业务必须陪他唱歌,否则拒用该药厂的新药。

帅哥业代也遭咸猪手
性骚扰受害者不分男女,一名知名药厂的帅哥业代在拜访某医学中心知名男教授时,也常被吃豆腐;即使还有其他人在现场,这位教授仍公然地伸出咸猪手,轻抚他的后脑杓及背部,并夸赞他的体格一级棒。

药厂其他业务看呆了,但帅哥业代只能隐忍下来,保持微笑,走出办公室时,轻描淡写地说,「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吧,有业绩才重要」。

猪哥官员电梯偷吻女
谈起「ME TOO反性骚扰」,众多资深女医药记者可是心有戚戚焉,十几年前,卫生署还在北市爱国东路旧大楼时,一名署内高层对多名女记者动手动脚,被人一状告到署长室,当事人却辩称只是开开玩笑,是女记者大惊小怪。

当时旧大楼电梯并无录影设备,这名猪哥高层就在电梯里突袭,亲吻一名前来开会的外部专家代表,还说,如果愿意配合,以后这个单位的补助款不成问题,这名代表气到直发抖。

猪哥官员恶形恶状可说是罄竹难书,多年前,一名在医疗器材厂商女业代,为了申请产品查验登记,求教于他,官员认为有机可乘,多次强约看电影、吃饭,期间上下其手,做出不礼貌行为。

哈妳很久…女记者气炸
尽管被警告,猪哥官员还是不改其性,四、五年前参加医药记者联谊会时,一名刚入行不久的女记者,以茶代酒,交换名片,他口中说着:「妳是记者,怎么不会喝酒,不会喝酒,怎么跑新闻?喝一杯才让妳离开」,一边抓着女记者小手不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