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森林环抱的咖啡庄园

原始森林环抱的咖啡庄园

这几年去过世界几个咖啡重要产区,像是巴西、哥伦比亚、瓜地马拉等,我发现台湾不仅有种植着风味不输国外的本土咖啡豆,还有一群充满热情和浪漫的咖啡农们。

今年我造访了位于南投县仁爱乡的森悦高峰咖啡庄园,在印象中,前年我就在台中Mojo Coffee主理人Scott所举办的杯测会中喝过森悦高峰的咖啡,风味有着明亮的黑醋栗,厚实的体脂感,多层次的变化,让我非常的惊艳。实地走访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风味是庄园主吴振宏多年来在栽种、管理、采收、后制、加工所用心而来的。

说话不疾不徐,有着特殊气质的吴振宏与妻子在种植咖啡之前都是在建筑行业,当时他担任销售经理,年薪相当高,但同时也有无法避免的工作与业绩压力。大约在8年前,他的最后一个建案在斗六,由于斗六离古坑很近,因缘际会认识了谷泉咖啡庄园的刘易腾,造访他的咖啡庄园,品尝所种植的台湾咖啡,园区的咖啡品种大多是以前日本人来台种植所留下来的,因为他的影响,让他真正开始接触和喜欢上咖啡。

在决定开始种植自己的咖啡庄园后,吴振宏开始做大量的功课,他先到当时华山有开咖啡种植和烘焙的课程,讲师是业界相当知名的专业咖啡人─吴原炳和胡元正老师,让他获益良多。而所决定种植的品种SL34来自于得奖无数的嘉义梅山陈皇仁的咖啡,SL34的这咖啡品种带有乌梅、柑橘和肯亚独特黑醋栗的风味。

种植环境的选择也是非常大的考量,在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位在清境山上种花的朋友,于是带他到了海拔高达1500米的山上去看几棵年龄相当大,品种为铁比卡的咖啡树。发现咖啡结果相当漂亮,于是他最后选择在仁爱乡的亲爱村1100~1200米和雾社14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种植咖啡。品种与海拔是影响咖啡风味非常重要的因素,我认为吴振宏所做的功课让他奠定了非常棒的基础。

由于两个庄园都位于高海拔地区,灌溉水源取得不易,所以他建构了咖啡庄园不常见的滴灌系统,相较于喷灌系统,滴灌能只针对咖啡树,不会灌溉到其他杂草,同时达到节水的功能。

在咖啡种植的第三年后,他觉得可以挑战更高的海拔,于是透过当地的原住民朋友,找到了这块位于雾社高峰约1400米以上海拔的地区,也就是今年二月我所造访的咖啡庄园。整个庄园与森林结合,有超过600公顷的原始森林环抱,日照充足和温差大的环境让咖啡可以慢慢养成,造就高密度高品质的咖啡果实,第一次采收就获得2018年国产咖啡评鉴示范赛头等奖,之后还至少刷新了两项纪录:创下「台湾生豆赛非艺伎品种的最高分」和「冠亚军豆的最高海拔纪录」,相当不容易。

我问到在咖啡种植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事情,他说是2016年1月22日的霸王寒流,因为咖啡容易受到寒流霜害的影响,那年受损非常的严重。这些挫折和成就也让他体认到用「平常心」看待生活中的大小事,收成的多寡和好坏都需要用平常心面对,学会顺天、感恩、知足。

最后我问到对于未来咖啡人生的愿景?他希望咖啡庄园能结合森林原始的样貌,规画咖啡休闲农场,在林道中听森林中的鸟叫声,呼吸芬多精和负离子,分享森林植物和生物的多样性,当然,还有一杯美味的咖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