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心如拂水,福地居福人

动心如拂水,福地居福人

一瓶令人齿颊留香、欲罢不能的「五松渍」:加了五叶松根酒的豆腐乳,引领我来到埔里的拂水山庄。

路蜿蜒、雨迷蒙、山岚飘浮,车行乡间如寻幽探胜,满怀喜悦。进入山庄,夹道松树劲立迎宾,白色营帐错落散布。山庄主人赖联聪,在屋檐下静立如僧,望向冒雨而来的不速之客。

三十多年前,赖联聪买下临溪的茭白笋田,逐步填土造景,如今园内丘漥起伏、林木掩映,行走移步间,处处见到主人规画的用心。

学建筑的赖联聪,年轻时赶上产业好光景,初尝成功滋味,意气风发。有一回遇见禅师,他信口提问:「人从哪里来?」禅师回答得轻描淡写,却是一记当头棒喝。赖联聪放弃事业,买下田地改种松树,终日与自然为伍,思考生命的意义。当时种下的二百棵五叶松树苗,如今已然苍挺独立,于是他开放山庄、设置露营帐,让民众来此亲近自然。

赖联聪种松、赏松,每株松树都安排在恰好的位置,为了植物成长环境,也为了观赏者最佳的视线角度。他指向一棵松、解释它和周边的关系,「偏十五度就不和谐了」。他说,深山古松最美,天地自然雕琢百年才能成为姿态;拂水山庄的松树年轻,只能顺着生长势道,用人工方法修剪拉牵,给枝桠摆出动人形貌。

山庄女主人林换是花艺老师、也是会计师,曾经为了照顾一百五十个客户,忙到失去健康。赖联聪疼惜说:「我不需要很会赚钱的太太」,于是夫妻一起来到乡间生活。她学习中医、认识身体,也为了知道遍野的植物如何成为药食,自然而然得到了健康。

满园五叶松,成为最好的研究对象。松树终年不凋、坚韧长寿,向来给人延年益寿的联想;《本草纲要》记载松树多种食方,历来修道者也传承着以松入食的养身方法。林换从药食典籍研究五叶松,酿制五叶松醋、酵素、松根酒,加入其他食材如黑枣、橄榄、豆腐乳等,发展超过百种食谱,但只有很少数制作销售。

引我上门的「五松渍」豆腐乳,林换说,制法来自出家人的传授。「五松渍」原本做给自家人吃,全程手作细工;因为制作耗时、产量有限,只能限量销售。赖联聪补充说,松的药食知识来自前人智慧,拂水山庄没有「发明」它们,只是「传承」。拂水山庄的五叶松产品都印上「差点失传」,提醒着文化延续的重要。走到山庄后侧,东光溪水声潺潺,却令人感觉宁静。赖联聪说,这溪水来自涌泉汇聚,终年不枯。望着清澈流水奔跃,呼吸香甜空气,想起「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的诗句。拂水山庄正合于这样的写意,成为一块吉祥的福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