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靠补助是裹着糖衣的毒药

农业靠补助是裹着糖衣的毒药

高丽菜超种,农委会去年首度发出「紫色」种苗超种警示灯号,今年8月底农民超种卷土重来,也发了「红色」警示灯号。风调雨顺,菜金菜土年年超种,不同的是,今年没有农民来登记就补贴肥料,未来产销失衡也不收购,农民要自己承担超种的风险与责任。

希望官方能扛得起、做得到,否则到年底,地方民代一绑架,最后还是偷偷在地方耕锄补助发钱了事,功亏一篑。

高丽菜菜金菜土年年亦然,总量管制,精准控制种苗量,登记才取得耕作权利,甚至连国外进口的总量都整体考量进去,这些都是产销调节的老生常谈。

但多年来都无法落实,也无法精准掌控产量与面积,有人一分地种2500株、有人种3300株,各地耕作习惯不同,种苗量、产量、气候、土地条件都不同,有些大型育苗场也不见得愿意与政府合作,提供精准苗量,提供了灯号预警,是否就能避免生产过剩?

去年1月,为了选举,连文旦柚都还没长出来,民代就忙着找农委会补贴收购文旦柚大果,去年整整花了1亿元,才免强撑出文旦柚价格平稳的景象;今年也是如此,文旦的产量不减反增,才刚开始采收文旦柚,部分农会门前就排满了一车又一车准备让政府收购的大果,美其名做加工,最后做土壤改良更多,农民能够这样「放心」地种,不就是看准了政府会收购吗?

过去曾经长达多年未发耕锄补助,但现在,农业屈服于选票与民代的补贴政策,宛如裹着糖衣的毒药,不断喂养着农业巨婴,农民领钱一时开心,实则弱化整个农业。

各行各业都有其辛苦之处,也没有谁能够稳赚不赔,因为有补贴支撑,部分农业从业人员不必再思考、该如何好好地照顾自己的作物,该疏果的不疏果,把格外品的比例降低,增进技术往高品质努力,只要盛产或价格不好,两手一摊全民埋单,劣币逐良币,当然年年都在解决生产过剩,各种作物依照季节轮流来,疲于奔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