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产遭清算…蓝需妥善保存历史资产

党产遭清算…蓝需妥善保存历史资产

大法官会议就不当党产处理条例释宪案做成合宪决议,如何面对此危机,将是全党重责大任。这里要提的是,如何维护国民党的历史资产和精神资产。这对国史,党史来说,也值得重视。

我想起卅三年前,我任中国国民党全美党务总督导,派驻华府,中央海外工作会主任郑心雄到旧金山视察,我到旧金山接待。郑主任视察国民党美国总支部及少年中国晨报报社时,看见国父亲题「有志竟成」横匾,眼睛一亮,问这是国父的真迹吗?接待的同仁说,当然是。并指着旁边一张办公桌说,这是国父奔走革命,停留在旧金山时,常在少年中国晨报办公所使用的。

郑心雄指示:这么珍贵的两件文物,应该好好保存,尽快运回台北,我们在台北做复制品,送回这里展示。过不久,台北海工会同仁告诉我,这两件文物送回台北后,已转交党史会,各复制两份,一份运回少年中国晨报,另一份则放置国父纪念馆展示。

数月后,趁返国开会之便,特别到国父纪念馆去看这两件文物,同时参观该馆展出的其他国父文物。这些文物大多注明为国民党党史会借展,有些注明为原件,有些则为复制品。这些复制品原件,应该是收藏在党史会,不会留在大陆。

民国一○四年六月报载,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以约合台币八千九百万元卖出了蒋介石总统抗战时,给侍从室主任钱大钧的手谕共一百卅五纸。我看到这则新闻的反应是,蒋介石给钱大钧手谕,竟然这么值钱,那么国父纪念馆展出的和党史会收藏的国父、蒋介石、蒋经国和其他民国史上要人的重要墨宝、文献和文物,其「市场价值」岂不十百倍于蒋介石给钱大钧的手谕?其「历史价值」及「精神价值」,更是中华民国与中国国民党的无价之宝。国民党中央及党史会应该好好整理、维护及保存这些历史文物与精神资产,于是曾向党中央反映,并提出建议。后来我去参观党史馆时问,国父在少年中国晨报所用的办公桌及「有志竟成」匾额在馆内吗?他们说,「没见过,可能在其他地方。」大概是在别的仓库收藏。

后来才知国民党已陆续委托台大及政大图书馆,收藏及处理几十年来国民党史资料文件。但不知是否包括前述重要文物的典藏及保管。最近几年国民党面临的严峻的挑战,能对于党史资料作如此周全安排,可说难能可贵。

今后国民党处境将更困难,领导人的责任更艰巨,可能更不容易分心处理这些资产。这些虽是国民党的史料文物,但也与中华民国的历史息息相关,希望社会大众重视,也建议国民党以可负担的人力物力,建立永续的监理机制,管理这些珍贵的国史、党史文件、档案与文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