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学写字,该端端正正或创意十足?

儿童学写字,该端端正正或创意十足?

「老师很龟毛,要孩子写出印刷体般的字。」在台北市的某个教育现场,有家长愤怒地投诉老师,校方赶紧解释,老师仅要小朋友养成正确书写习惯。「唱歌的歌,右边的欠,为何不能放大?」家长认为孩子没写错,只是左右不对称,老师却拿红笔修正。「老师这样教是不对的!」

家长气到要帮孩子转学,但老师纠正写字,如此严重吗?

在孩子生的少、家长收入好的台北市,教育孩子的成了家长的重心,深怕一个老师的误导,淹没孩子的创意,让世界少了个新的爱因斯坦或贝多芬。

记者李京升/摄影
记者李京升/摄影
「贝多芬在学钢琴指法时,其实是很死板的,」我很想跟家长说,「爱因斯坦学算数时也很龟毛。」艺术与科学,固然需要创意,也需要基础,而且常是在基础稳固后,才会绽放丰富的创意。我想起小时写书法,从临摹字帖开始,写诗从背名诗起,不认为这会捆绑语文的生命力。「而且不是每个孩子,都会变成爱因斯坦或贝多芬,」我想跟无数家长说,数不清的脸孔在跟我摇头。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所有家长的期许,特别在孩子小一时,梦离的越远,也越美丽。

在梦尽头的职场,若你经历过,便会发现龙凤罕见,草莓却到处都是。

「老板很机车,要我做这种工作,」草莓青年骂起老板,渴望担当一个更合意的工作,数月后便辞职,然后到别家公司后,又走入恶性循环,直到返家当宅男。「训练孩子克服环境,比改变环境还重要,」我想跟这家长说,许多职场上的成功者,也常这么说。

若老师真的龟毛到连文章都要照他的价值观写,家长也许可考虑效法孟母三迁,但老师只要求字体端正,在孩子抱怨时,也许不必如此帮腔。

何不引导孩子,去发现老师的用心,想想:「老师若不关心他,不去订正,不更轻松?」进而让孩子发现一颗体谅他人的心。何不引导孩子,在老师要求下,即使歌的「哥」与「欠」须左右对称,仍可发挥创意,写出自己的风格。

贝多芬的创意不是改变大小调结构,而是在排列组合间,谱出美丽旋律;爱因斯坦不是先骂牛顿定律龟毛,而是在踏实学习力学原理多年后,才发现时空转换的新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