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隋炀帝看人工智慧的医疗应用

从隋炀帝看人工智慧的医疗应用

史书记载,隋炀帝晚年出现「口干舌燥,每日饮水数升、排尿数升,终至形枯骨立」的现象,这个今日不难诊断的疾病,造成当年许多太医丧命。这多吃、多喝、多尿、体重减轻的「三多一少」,正是糖尿病患典型症状表现,一千五百年前,莫君锡以一幅《梅林》画作缓解口渴,另以一幅《雪景》缓解燥热感,让隋炀帝每日透过观画作而舒缓症状。

隋炀帝绝非史上第一位糖尿病患者;西方文献记载,距今三千五百年前埃及,医师曾描述病患频尿与消瘦的糖尿病症状,但不知原因也无治疗方案。两千年前,医师发现这个病症,除消瘦外,尿液也有异状,有尿液偏甜现象。但是,透过尿液偏甜而诊断糖尿病必须清楚确知尿液甜度,也就是必须要做检测确认,西元十一世纪时,医师透过「试饮师」(Water taster)的精准味觉,判断病患尿液甜度诊断,这份工作持续数百年。

直到十九世纪,人类才能透过化学方法在血液中测量糖分,又一百年后才发明血糖机,让糖尿病诊断日渐精确;然而,确知血液、尿液中的糖分是糖尿病特征后,如何透过测量结果而正确区分正常人与糖尿病呢?这部分需要仰赖许多流行病学研究,定义出血糖标准值,但无论如何定义,正确率也非百分之百。发现胰岛素可治疗糖尿病的重大进展,距今近百年,近年来,医学对糖尿病的理解与治疗有大幅进展。回想两千年前,医师对于病患的频尿症状是处方以骑马运动,透过对骨盆肌肉的训练而减少频尿症状,听来离谱,但或许是当时科技的最佳建议。

医学数千年来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出来的,从病患的表征、症状进行观察与归纳,尝试定义诊断疾病的标准,再逐步修正,并持续寻找一个黄金标准的诊断方式,再透过系列研究订定检测的标准正常值。糖尿病花了数千年建立标准诊断方式,让医师不必仰赖「三多一少」症状,就能诊断糖尿病,但诊断正确性与标准的调整,一直都是重要议题。

近代由于资通讯的发展,人工智慧加快人类对于资料及现象的解读,也能够透过人工智慧的协助,让资讯科学接近人类智慧所做的判断。然而,资料科学与人工智慧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十分关键的步骤,就是要透过人类的智慧去进行「标记」,也就是要在庞大资料中,先帮电脑标记糖尿病与非糖尿病患者,让电脑以此定义分类进行演算、预测与决策辅助发展。

糖尿病的标记较为单纯,但是,许多疾病诊断并非绝对的二分法,更没有血糖之于糖尿病诊断的精准工具,例如身心相关疾病以及退化性疾病,这种状况下,诊断便十分仰赖医师个人经验,此时,应用人工智慧进行预测时,便可能在「标记」这个关键步骤上出差错,影响最终的演算法预测的精确度。

人工智慧可以大幅拓展对未来的想像,但人工智慧应用还是需有已建立的人类智慧,不过,透过人工智慧对资料的分析能力,人类反而更有机会解释复杂的现象。与其执着于思考人工智慧取代人类工作的威胁,学习善用人工智慧而拓展人类智慧更为重要,不过,服用人工智慧这帖万灵丹,还是有些无法轻忽的条件与限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