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禁片女导到桂冠加冕——剖析前苏联传奇导演琪拉.穆拉托娃

从禁片女导到桂冠加冕——剖析前苏联传奇导演琪拉.穆拉托娃

今年威尼斯影展终身成就奖颁给了导演许鞍华,及演员蒂妲丝云顿(Tilda Swinton)。蒂妲丝云顿从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琪(Cate Blanchett)手上接过奖座显得别具意义,两人都是持续为性别平等议题发声的优秀演员。2018年坎城影展,凯特布兰琪率领82位女星亲临《太阳之女》(Girls of the Sun)红毯,表示支持该片;而去年同样在坎城影展,蒂妲丝云顿特别提及女性导演地位长期被忽视的问题。

她举的例子,便是今年台湾国际女性影展的焦点影人—— 琪拉.穆拉托娃(Кіра Георгіївна Муратова),蒂妲丝云顿表示「她的讣闻只有这么薄,而且还只出现在国家级报纸上,但任何一个男性的大师级导演过世,大家都会抢著作纪念专题。」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性别问题,更是权力以及话语权的落差。男性导演获得的关注远比女性导演多,而欧(或更精确地说,西欧)美导演获得的关注,亦远比其他地区的导演来得多。穆拉托娃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是苏联/乌克兰导演,在西方世界受到的关注极少,然而乌克兰、俄罗斯等国家却对她十分推崇。

2018年6月6日这天,穆拉托娃结束了她精彩、反叛的一生,占据了当地媒体三天的报导与哀悼,直至今日依旧有人在汇整、分析穆拉托娃的执导作品。今年女性影展将穆拉托娃一生22部作品的其中五部引进

琪拉.穆拉托娃出生于现属摩尔多瓦的索罗卡市,原名为琪拉.克洛科娃(Кіра Короткова),她先是就读莫斯科国立大学语言学院,25岁毕业于苏联国家电影学院(VGIK)导演系。

穆拉托娃在苏联国家电影学院求学过程中,认识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亚历山大.穆拉托夫(Александр Муратов)。两人共同执导了短片《Spring Rain》(Весенний дождь,1958),穆拉托娃更在片中参演一角;毕业作品《On the Steep Cliff》(У крутого яра,1959)亦是由两人共同执导。

1967年,穆拉托娃第一部独立指导的长片作品《萍水相逢》(Короткие встречи)问世,尚未公映即遭禁演,且一禁就是20年。四年后,第二部长片《漫长的告别》(Долгие проводы,1971)使得她被苏联电影工会除名,本片亦遭禁演。这两部长片已然揭示穆拉托娃作品欲探讨的主题,以及她对道德问题、模棱两可且歧异的人性的深刻兴趣。

《萍水相逢》诞生于「解冻时代」的末期,却又直接挑战当年政府的审查标准。本片谈及社会阶层的问题,以及中心与边陲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这些都是在过往苏联电影中难以看到的议题。穆拉托娃的首部独立长片,就已为其激进且自由的导演生涯谱下前奏。

1985年戈巴契夫当选苏联总书记,开始进行一系列改革,社会风气随之转变。1986年,第五次全苏电影工作者代表大会开始进行电影业的大规模改革,解禁许多先前被禁映的艺术电影,《萍水相逢》与《漫长的告别》也在解禁之列。然而,即使是相较之下最为开放的戈巴契夫时期,穆拉托娃的《衰弱症》(Астенический синдром,1989)因为其政治讽刺意味浓厚而遭禁映,成了戈巴契夫主政下,唯一被禁的电影。

本片在西方世界获得极高声量,更一举夺得1990年柏林影展评审团大奖银熊奖。苏联解体后,穆拉托娃

放映,不仅是在性别议题上拓展台湾观众的眼界,更是在艺术性上提供观众不同于西方典型的美学,相当难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