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螺旋:最脏的美国大选辩论会

仇恨螺旋:最脏的美国大选辩论会

美东时间九月廿九日的第一场美国总统电视辩论会,耐心看完的人真的会觉得整整两个小时就是看到两个七十几岁老人在吵架。

川普一如预期不断羞辱拜登,包括说他连自己读什么大学名字都记不住,成绩也都是吊车尾的。最令拜登受不了的,是他误认川普指控他其中一个儿子「博」是个「鲁蛇」,但其实川普说的是拜登次子「杭特」,杭特因为吸食古柯碱被军队踢出来,拜登激动辩护道杭特已经改过自新了。川普辩论风格一向如此,并不令人意外。

另一方面,这个川普口中不断揶揄为「爱睡的乔」的拜登,反咬川普也不遑多让,而且十句有八句也是人身攻击,辩论一开始未久拜登就叫川普闭嘴。他除了称川普为「种族歧视者」,甚至还多次用「骗子」来形容川普,要知道在西方基督教重诚信文明当中,指控对方是个「骗子」等于就是要公开决斗了,程度绝不亚于在华人社会用三字经问候别人的妈妈。一八○四年时任财政部部长的汉弥尔顿与副总统伯尔,就是因为前者指控后者类似骗子的词汇,导致双方在纽泽西州决斗,最后汉弥尔顿中枪身亡。

事实上,美国民众对这种总统候选人之间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并不陌生。这种负面竞选风格,最早源自于一八二八年民主党杰克逊对上国民共和党约翰.昆西.亚当斯之间的大选竞争。由于杰克逊在一七九一年娶了当时还未离婚成功的瑞秋,所以这段「奸情」就成为拥护亚当斯媒体的报导素材,亚当斯媒体大肆形容杰克逊只不过是一个不够格的通奸候选人。激烈的选情伴随着扒粪报导,最后杰克逊还是赢了,但瑞秋饱受流言蜚语陷入重度忧郁,并在杰克逊当选后廿日抑郁而终,杰克逊恨死了亚当斯,并在瑞秋的墓志铭刻下「绝不原谅」几字。

所以,在这场川普与拜登一开场连手都不握的辩论会中,我们不只看到了川拜两人的恨意浓厚,更看到了美国社会极化撕裂。过去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再怎么厮杀,都还是可以拥有一定程度的尊重与私谊。譬如甫逝世的自由派联邦大法官金斯柏与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亚,两人之间的判决南辕北辙,但定期会私下约饭局,各自煮饭带菜,也会相约一起看歌剧。

此外,民主党总统欧巴马退休时也自拍了一部短片,邀请当时担任众议院议长却被教宗方济各感召决定离职的共和党人贝纳,两人在剧中最后一幕一起看电影,贝奈还问欧巴马反正已不是总统了要不要呼一口烟?欧巴马想抽又不敢的表情令人莞尔。川普时代后此情已成追忆。

对台湾人来说,如果要说川普与拜登这场辩论会有何实质政策启示?大概就是双方辩论的主题有哪些与顺序为何?依序为:欧巴马健保、新任大法官提名、新冠肺炎、减税、非裔抗议、气候变迁、邮寄投票。当中「中国」两字出现在辩论新冠肺炎与减税议题时多次,但并未提及台湾,暗示了中国在美国人眼里是放在整体经济复苏的框架下来谈,美中台三边关系老美不是最关心。而邮寄投票让大选开票结果可能延后至选后七天才揭晓,等待过程中川普是否愿意安抚支持者?若输了是否愿意认输?都还有待观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