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恶魔」重返:绝迹3,000年…澳洲大陆的袋獾复育计划

「塔斯马尼亚恶魔」重返:绝迹3,000年…澳洲大陆的袋獾复育计划

「塔斯马尼亚恶魔,3,000年后又踏上了澳洲大陆…」俗称「塔斯马尼亚恶魔」的袋獾,是澳洲极具象征性的濒危动物。早在数千年前于澳洲大陆本土消失殆尽的袋獾,当前全世界仅在澳洲岛州的塔斯马尼亚,可以找到野生袋獾的踪迹。但在本周,澳洲保育团体公布了一项最新的复育行动,表示已将26只塔斯马尼亚恶魔送至澳洲大陆一处动物庇护所,将展开阶段式的繁殖、复育、野放评估与试验。然而在澳洲大陆消失千年的袋獾,如今尝试再引入,对于地方生态系统有何影响?利大于弊吗?却又是另一个思考问题。

拥有黑、棕色毛发,胸前与前肢交接处带有一圈白色鬃毛的袋獾,曾经自然生长于澳洲大陆本土,但在距今约3,000年前后就已在澳洲本土消失殆尽。尽管切确灭绝原因未知,但科学界普遍推测可能与气候变迁、人类猎捕、以及外来种澳洲野犬的引入有关。目前全世界只有在澳洲岛州的塔斯马尼亚,可以发现野生袋獾,也因此塔斯马尼亚的国家公园、动物机构等常见袋獾作为象征标志。

但为何会被称作「塔斯马尼亚恶魔」(Tasmanian Devil)?则是因为袋獾是袋鼬目里最大的食肉动物,尽管成年体重只在8公斤上下,体型大小不过近似于犬类,但却是下颚十分有力、尖牙利嘴,且不吝于向敌意对方大肆咆啸的性格动物,若遭遇危急刺激,更会发出如臭鼬般的刺鼻臭气,吓阻防身。

一般昼伏夜出的袋獾,以猎捕其他动物或吃腐肉维生,野外平均寿命仅约6年。在过去,袋獾曾因被认为可能咬杀家畜,因而遭人类大量猎捕,使得野生数量大减。尽管其后有关保护法规让数量一度弹升,但1990年代以来,一种叫做「袋獾面部肿瘤病」(DFTD)的未知疾病,却又让袋獾遭遇物种危机。

这种不明传染疾病,会让袋獾面部与口腔内部,长出大小肿瘤,进而影响袋獾正常进食,最终导致饥饿死亡,且至今仍无法找到根治办法。根据粗估,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塔斯马尼亚恶魔的野生数量已从15万锐减至2万5,000只,并遭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EN)。

而5日,由保育团体「澳洲方舟」(Aussie Ark)主导执行并公开宣布的袋獾复育行动,便是为了让野生袋獾数量复归稳定,不致因为面部肿瘤疾病而最终走入全灭命运。

根据澳洲方舟,今年7月及9月已将总计26只袋獾送至澳洲本土大陆,巴灵顿山国家公园附近一处动物庇护所。由于复育及再引入计画不可能一蹴而及,第一批引入的袋獾将先在这个400公顷大、已经排除捕食者等潜在威胁因素的庇护所生活一段时间,同时透过摄影机追踪、监测仪器等,评估袋獾适应情况。

「我们引入的袋獾都是年轻又健康的,他们将先在这个最适切的环境生活6个月,寻找自己的地盘领域,以便为之后的繁殖复育作准备。」澳洲方舟的主席福克纳(Tim Faulkner)表示,袋獾的交配季节一般都是在2月左右开始。如若计画进展顺利,第二批、40只的袋獾则将在后年再引入同一动物庇护所,进行复育与后续野放试验。

然而,距离袋獾在澳洲大陆消失殆尽早已过了数千年,大自然环境物换星移,几经演化变迁,如今再引入的考量是什么?对澳洲大陆的原生顶级掠食者有什么影响?利大于弊吗?却也是科学与保育界长期辩驳的生态议题。

福克纳解释,这项计画已经历了16年的前置研究与准备,主要目的除了因为袋獾在近代,因人类猎捕及上述疾病而野生数量大减,希望能借此确保物种基数稳定之外,也考虑到了生态平衡。

根据澳洲官方环境有关机构,尽管袋獾在遭遇攻击时,会为了自我防卫而可能造成伤害,但一般来说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与家畜。相较之下,「狐狸还有猫,是(澳洲)将近40种哺乳类动物灭绝的原因之一,袋獾却是控制狐狸与猫数量的天然解决之道之一。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袋獾专家汉弥尔顿(David Hamilton)进一步解释,事实上袋獾不太常猎捕猫作为食物,但野猫为了躲避与昼伏夜出的袋獾起冲突,反而会选择在黄昏与清晨时段外出猎食,相互错开。这也让部分会被猫猎捕、且数量危急的袋狸动物(bandicoot),得以逃过一劫。从数据上来看,袋獾分布数量比猫还要多的许多地区,其袋狸动物数量也确实较多,「理论而言,袋獾(再引入)应不会对澳洲造成负面影响」。

但对于这项被福克纳称作「历史性」第一步的计画,也有更保守的意见抱持疑虑。澳洲迪肯大学的生态专家里奇(Euan Ritchie)便指出,任一物种再引入到任一生态系统,其实都存在一定风险,对动植物都可能造成程度不一的影响。

比如2012年,袋獾引入塔斯马尼亚东岸的玛丽亚岛(Maria Island),就曾经造成当地几个短尾水薙鸟(Short-tailed shearwater,物种数量「无危」)群落的消失。尽管袋獾确实让玛丽亚岛另外两种会猎食短尾水薙鸟的外来物种——猫与刷尾负鼠(Common brushtail possum)——数量得到压制,但袋獾却也被发现,会开始吃海鸟的蛋与雏鸟。

不过,当前澳洲方舟与多个保育团体合作的袋獾计画,虽然终极目标是期待能让袋獾回归他们早在千年以前就已为家的澳洲大陆,但当前仍只是在庇护所适应观察的初步阶段。对于未来进度,福克纳也相对乐观地表示:「我真的相信随着时间流逝,塔斯马尼亚恶魔会成为澳洲大陆寻常的一份子…3,000年前他们就在这里了,你知道的,对于生态环境来说,这千年不过一眨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