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热“美国梦”

 冷热“美国梦”

 对二次分配的调整,造就了美国现有的社会福利体系。二战结束以后直到20世纪70年代,联邦政府在民生领域的重要建设为美国社会的平稳发展打下了基础。此前的“罗斯福新政”大幅度调整了资本主义架构下的生产关系,播下了改良主义的种子。20世纪50-60年代,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内政方面达成一致,高度重视社会福利,搭建了美国社会福利体系的基本架构。在推出的一系列福利政策中,影响非常大的是教育。
  高等教育普及化、公益化,为工薪阶层提供了上升渠道。20世纪以后,受教育水平状况成为决定工资收入最重要的因素。冷战时期,美国的高等教育迅猛发展。从1959年到1980年,美国高校在校生从400万增加到1300万,公立大学的快速发展对高校扩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许多公立大学在这一时期迅速发展壮大、成为科研和教学水平很高的名校,例如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等,还有些在这一时期新成立的公立大学,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世界级名校,例如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1960),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I(1965),等等。
  冷战时期的美国公立高校有着很强的公益性,不仅学费低廉,而且为贫困学生提供较多补助。普通工薪家庭供养两个孩子上公立高校,基本上没有问题。得益于这一时期的社会政策,许多出身普通甚至贫寒的人,成功实现人生翻盘,通过自身努力,改变了自身的社会经济地位。
  如上所述,“美国梦”之所以成为不少人的梦想,是因为冷战时期的美国确实存在许多对工薪阶层有利的社会政策。应该指出的是,美国统治阶级出台这些政策倒并非出于“为人民服务”的本心。著名革命家切•格瓦拉的名言,才是对这段历史的最佳诠释:“我们走后,政府可能会来给你们修路、盖学校、建医院。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20世纪50—60年代,苏联和东欧国家发展状况良好。苏联在1946-1960年间创下平均7%的增长纪录,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等东欧国家的经济成就同样可圈可点,GDP年增长率多年稳定在7%左右。在美国占据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主动采取手段缓和国内矛盾,美国民众就有可能认同并追求社会主义制度,这可能会从根本上动摇他们的统治基础。可以说,来自社会主义制度的外部竞争,是当时促使美国统治阶级积极采取措施缓和阶级矛盾的直接动力。
  所以美国历史上出现了这样一幕:约翰逊总统在任期间,一方面极端仇视共产主义,对苏联和中国采取攻势,在中南半岛穷兵黩武;另一方面却以空前的力度推进国内社会福利建设,给美国工薪阶层提供许多好处和实惠。约翰逊总统的所作所为很好地诠释了美国统治阶级的意志——对外嚣张,在各个领域遏制苏东阵营的扩张;对内安抚,为防止“后院起火”,对工薪阶层采取普遍的笼络和怀柔。
  苏东剧变后,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外部竞争一下子消失了,美国统治阶级也就丧失了主动缓和国内阶级矛盾的根本动力。于是,美国的社会政策在后冷战时期出现了许多转变,曾经的“温情脉脉”转向越来越露骨的弱肉强食,使得美国社会的收入分配日益不平等,“美国梦”也渐行渐远。

发表评论